不再需要光刻机?中国院士公开发声,美国坐不住了

近几年,在美国连番大棒之下,国产科技企业举步维艰,不过好的一方面是,彻底改变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理念,并决定从根本上改善中国基础科技的薄弱环节。

华为堪称是中国科技企业的门面,5G技术设备领先全球,但依然受困于美国的芯片禁令,台积电、联发科、高通等含美科技的半导体巨头纷纷中断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由此可见基础科技的重要性。

光刻技术并非必不可少

正如任正非所说,“华为可以设计出全球最顶级的芯片,但国内却没有相应的高端光刻机用于制造”。

芯片的生产分为四步,分别是设计、制造、封厂、测试。华为海思在全球芯片设计领域名列前茅,目前制约国内芯片的主要问题就是光刻机。

华为的麒麟9000和苹果的A14这两种5nm芯片均是由台积电代工生产,台积电所用到的EUV光刻机则是采购于荷兰的ASML,ASML制造的高端EUV光刻机,不管是零配件还是技术,都含有近乎30%的比重与美国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偌大一个中国,居然无法购买一台高端光刻机的根本原因。

为了解决制约国内芯片的光刻问题,国内掀起了科技浪潮,中科院身先士卒,将光刻难题纳入了院里的紧急科研任务清单。与在光刻领域深耕近40年的ASML相比,国内对光刻技术的突破显然无比艰难。

早在禁令之初,工程院士张钹教授就表示,“中国科技需要另寻新灯塔、开辟新航道”。张钹教授此言一方面是考虑到国内科技企业对芯片的亟需性,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光刻的研发难度,以及国内现有、相对领先的成熟科技能否用于对光刻技术的替代。

中科院士宣布新突破

而近日,中科院士、中国量子专家潘建伟教授公开发声,完成了全球首个20比特量子芯片的开发。这或许就是此前张钹教授所指的新航道。

量子芯片堪称安全盾,在容量、性能各方面都碾压现在通用的硅基电子芯片,更为关键的是,量子芯片的开发完全绕开了光刻机。

量子理论由欧美等国家提出,而量子科技则被各国视为科技发展的战略重心。虽然我国起步较晚,但却完成了弯道超车,一举领先世界,中科院量子工程负责人潘建伟教授表示,“我国目前的量子技术至少领先世界15年”。

我国量子芯片技术的领先,正如华为的5G一样,引来了美国的格外关照。据《纽约时报》刊登的资料显示,美国量子科研人员表示,“量子基础理论和科技均起源与美国,任何机构的技术突破均不能忘本,中国最先进的量子技术应该拿出来共享,以造福世界”。

不得不说,美国这种“追根溯源”的说法实在是无赖,让人闻之气愤。

我国量子技术的突破之所以让美国如此紧张,一方面是由于我国量子芯片逐步完善,绕开了光刻技术,美国的芯片禁令即将失效;另一方面则是量子芯片决定着国家未来的发展高度,美国经历了5G的落后,还没缓过神来,却又在量子技术上被压一头

写在最后

美国对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更像是对中国科技发展步伐的肯定,芯片禁令让我们认识到了落后的代价,而我国量子科技的弯道超车,正是我们“去美化”的关键一步,美国妄图以科技筹码孤立中国企业,到头来只会是作茧自缚。

关注我,了解更多的科技力量

本文源自头条号:科技老妖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