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被卡脖子,关键在光刻机,华为有能力研发出高端​光刻机吗?

华为之所以被卡脖子,是因为华为缺乏芯片的制造技术以及工艺。的确华为目前有着全球顶尖的芯片设计工艺,麒麟9000芯片的性能远超苹果A14以及现有的安卓阵营的芯片。可以说华为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的芯片设计水平拉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但是就像任正非所说,华为不可能做到既要设计芯片又要制造芯片,华为之所以会被卡脖子,是因为华为设计的芯片中国的基础工业无法将其制造出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华为的芯片设计相当于一张图纸,而想要将图纸的芯片实现量产,就必须借助光刻机来生产制造。

所以归根结底,华为被卡脖子关键在于光刻机。而目前摆在华为乃至中国半导体面前的难题是,虽然ASML贵为荷兰企业,但是实际控股人以及技术来源都是美国,所以在对待光刻机出口这件事情上,荷兰ASML显得极为谨慎,只会将过时的光刻机卖给中国,对于高端光刻机来说,基本上对中国处于封锁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只能依靠自身,因为华为无路可退。

目前因为禁令的影响,华为手机市场受损严重,其市场占有率也在逐步下降,为此,华为还出售了旗下的荣耀子品牌。

很多人对此有疑问,华为有能力设计全球顶尖的芯片,也有能力构建全球领先的全场景分布的鸿蒙系统,那么华为有能力研发出高端光刻机吗?

凭借华为前期累积的科研人才以及雄厚资金,华为当然有实力有资金去研发,但是华为可能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内都无法生产制造出全球最顶尖的光刻机,这并不灭自己的威风,而这就是现实。

第一,光刻机比芯片研发的技术难度更复杂,资金也是一个无底洞,其内部构造极为繁琐,不是单靠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就能够研发成功的。

光刻机被誉为半导体工业上的皇冠,而荷兰EUV光刻机则是皇冠上那颗最耀眼的宝石。这是给荷兰ASML最高的评价,足见高端光刻机的技术难度有多高。

一台光刻机涉及到5万多个零件,并且涉及到多项领域。比如系统集成、光学材料、精密光学、精密物料传输等先进技术。 除此之外,光刻机的集成精度以及零件之间的相互协作也是顶尖的技术。

虽然上海微电子有能力制造较低端的光刻机,也就是说光刻机的原理并不难,难就难在多个领域的技术能够全部掌握。就算荷兰的光刻机也离不开日本尼康以及佳能提供的技术以及零部件支持,而这些零件对于中国是禁售的。

所以说华为要想凭借一己之力攻克全球最尖端的光学以及镜头技术,显然很难,但并不是没有可能。而目前我们最缺乏的就是相关领域的科研人才。

第二,中国的光刻机技术与美日欧的差距太大,虽然上海微电子有能力造光刻机,但是要比荷兰光刻机落后好几代。

举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如果说我们的光刻机只处在小学水平,那么荷兰ASML的光刻机可能就是高中甚至大学的水平了。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而这些差距不光光是光刻机技术上的代差,而是整个光刻机所涉及到所有零部件上的差距。而整个产业链的零部件对中国是禁售的,我们无法从外部获取,只能自己培养,摸着石头过河这个差距只能靠我们摸着石头过河。

最后,对于国内半导体入局光刻机领域来说,是一件好事。不要把荷兰ASML的光刻机技术放在一个神乎其神的位置,超大规模的集成电路也只是上个世界下半叶的事情,一个小国能在几十年内搞出来并且领先全球,那说明我们也能造出来,无非是需要时间技术以及资金。

而我们目前缺乏的就是技术以及人才,在这方面我们也要学习美国,吸收全球优秀科研人才为我所用。同时吗,我们也要从零部件的供应链下手,培养自己的产业链,联合国内顶尖的半导体科技企业整体推进,这才是我们光刻机研发的唯一出路。

本文源自头条号:李牧童i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