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走出台湾岛后,才会发现此前自己的视野太过逼仄!”

蒋成圃(右一)希望,通过自己这座“桥”,未来能有更多台湾青年来到大陆读书工作。在他看来,如果有一半的人来过大陆,两岸间的民心相通,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受访者供图

他曾是台北西门町夜市的地摊小哥、台北10多间民宿的老板,如今他转身“登陆”,成为大陆一间健身工作室的合伙人,同时又是一名美食网红博主。

在台北青年蒋成圃身上,你能看到台湾青年“登陆”后的无限可能和空间,以及只有自己的脚步“登陆”后,才能对大陆抱有的了解和国族认同。

最近,蒋成圃正忙着拍摄一部系列Vlog,主题是介绍北京顶级高校以及在这里就读的台籍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

“希望更多的台湾学生能看到这部片子,希望帮助他们知晓来大陆读书的途径和讯息。因为只有当你走出台湾岛后,你才会发现,此前自己的视野太过逼仄,大陆的人生舞台又有多宽广。同时来到大陆,你会觉得过去因为不了解所产生的那些无谓的担心,比如来大陆,会不会被排斥?还能不能再回台湾?我们过去被岛内当局蒙蔽太久、两岸间的讯息交流太不自由通畅。”蒋成圃谈起自己短短两年的“登陆”感触,有些话匣子停不住,他说,自己现在有强烈的涌动,希望成为台湾青年了解大陆的“桥”。

台北夜市的奋斗青年

2012年夏,蒋成圃从台北铭传大学财务金融系毕业,彼时正是两岸双向旅游交流蓬勃发展期,当年大陆赴台游客突破197万人次,同比增长57.58%,创历史新高。

“当时就想补贴下家用,因为外部环境不好,在当时很不景气。”不甘于“小确幸”,拿着白天在银行上班可以拿到的月薪8000人民币薪水,蒋成圃加入在当时台湾年轻人很少会去做的“摆摊”群体中。

自己研究进货渠道,挑选产品,寻找地段,因为挑货眼光不错,也比较擅长营销,很快蒋成圃就成为台北西门町夜市的热门摊主,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他在西门町开起了一家实体店铺。

一个月2万~3万人民币的店铺收入,让蒋成圃看到比在银行打工更好的未来,于是他辞去银行股票交易员的稳定工作,成为一名专职店主。2017年,他用几年开店的收入,在台湾高雄和台北分别购置了房产,在当时同龄的台湾年轻人中,算是打拼得相当成功。

但也许人生在打拼的路上,一度忽略了一方面,迟早要还。2016年底,蒋成圃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罕见的免疫系统皮肤病——玫瑰糠疹。在台湾湿热的空气中,每天和瘙痒难忍的疾病抗争,让蒋成圃重新审视: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人生?

从顺风顺水的人生波峰,不假商量地被打到波谷,人生低谷期,蒋成圃走进电影院消磨时光,没想到一部印度电影,开启并影响了他直至今日的人生航向。

那是2017年3月,一部名为《摔跤吧!爸爸》的印度影片在台湾上映。

“这部电影突然像一剂强心剂,注入我的心,走出电影院,影片中的很多画面还在我脑海久久回荡。只有身体好,才可以给予自己和身边的人以力量和信心。”蒋成圃开始关注影片的男主角——印度男演员阿米尔汗的成长之路,了解到阿米尔汗为了让自己符合影片中设计的专业摔跤运动员形象,在2个月内,将自己的体重从标准体重暴增了27公斤,在拍完影片后,又用了5个月,将体重恢复至此前的标准体重。

“要知道能做到这些,需要极强的意志力,而接受专业的健身训练,则可以帮助自己的身体实现这些令人不可思议的变化。”由自己生病希望战胜疾病,希望健康着回归正常生活并影响周遭人的朴素想法,蒋成圃将之前的打拼之路清零,转身重新学习精进,成为一名专业的健身教练。

“只有亲自来,才知道大陆舞台有多大”

2018年春,在考取国际健身界四大执业证照之一AmericancouncilonExercise(简称ACE)认证教练资格证书,并经过几个月有关健身专业板块学习,拿到运动按摩、力量训练等专业模块执业证书后,蒋成圃正式踏入健身界。让他没想到的是,踏入健身界,开启了一段重识自我的旅程。

“我本身很喜欢和外界交流、喜欢不断尝试和挑战新事物,健身教练这个工作就很适合我,因为我在与顾客的交流中,能接受到很多新鲜的信息,反而再回头看之前在台湾不管是在银行还是做民宿店主、实体店铺主的工作,就不太适合自己,因为这些工作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和交流欲。”勇敢转身,寻求适合当下自己身心状态的路,无形中,也为蒋成圃开辟了新天地。

由于发现在台湾的健身市场发展空间有限,怀揣“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就要把自己置身于什么样的环境”的人生信念,2018年3月蒋成圃在台湾一位健身前辈的引荐下,只身来到大陆一家体能训练中心受聘担任全职体能教练。

“你那有吃的吗?需要什么东西,我给你寄啊!”儿子只身来到大陆发展,留给蒋成圃母亲的是无限的挂念和一直放不下的心。

“来到大陆后,我发现自己在台湾‘听到的大陆’太不真实,北京的物质丰富度比台北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妈对我的担心,其实代表了台湾50%以上的民众对大陆的认知。”蒋成圃回忆,自己差不多花了一年的时间,通过每天晚上与母亲视频电话、报平安,每天吃饭时,还会想着拍照和母亲分享,才让母亲的心安顿下来。“今年疫情防控期间,我早早就回到大陆,从我这了解到大陆防控疫情的有力举措,再对比岛内当局的举措,加之疫情对台湾经济的重创,我妈慢慢在认同我的选择,来大陆发展比留在台湾要好。”

脚步踏上大陆两年,伴随个人的生活慢慢安定下来,蒋成圃心中也有一种强烈的涌动,希望把自己亲眼所见的大陆,这里的城市发展、民众的生活状态,通过自己的镜头,拍给台湾的亲朋好友看。“因为每次回台湾,都会收到很多亲朋的好奇打探目光,他们很希望知道,大陆到底发展得怎么样?有你说得那么好吗?那我就用真实的影像,拍给他们看。”在蒋成圃看来,影像语言是最自然和真实的讲故事方式。

人一旦自己最擅长的部分被开启并有平台去施展,潜力和空间会让自己惊讶。在抖音、快手上开设账号直播北京的特色街道、这里的美食,昵称“泡菜先生”的蒋成圃短短时间就获得大量的粉丝,“原来大陆的人口基数红利,让我们干什么空间都比台湾要大,这是台湾比不了的。”

得到大陆粉丝的点赞和关注,让自己开心的同时,也触动蒋成圃去思考,两岸间有效的民间交流形式和路径,该如何去开展和扩展?“比如台湾民众用Line、Instagram,而大陆民众用的是微信,两边没有交集,怎么互动得起来?”在蒋成圃看来,自然的看见,比生硬的讲述、传播,更润物无声。“比如我今天到哪去了,看过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发一条微信,台湾的亲朋好友可以实时看到、随手点赞,比郑重其事地讲给他们听,要入心入脑得多。”

由于蒋成圃渐渐积攒下的网络人气,今年秋季学期,他收到一个两岸青年交流网络传播项目组的邀请,到北京四所招收台籍学生的重点高校采访在那里学习生活的台湾学生以及高校的招生信息。

“采访这些学生,更坚信我自己的‘登陆’感受,只要有机会来大陆,还是要来,哪怕是短暂的学习、实习。而且这次采访活动,让我很惊讶,大陆给台湾学生的政策也太好了吧?那么高的奖学金,基本能覆盖一名学生一学期的学费。大陆的清华、北大在国际上什么排名?台大呢?为什么不来?”这次出境主播的经历,让蒋成圃今年以及明年的年度Flag上都多了一条事业愿景,“希望成为两岸青年的‘摆渡人’,帮助更多的台湾青年了知到大陆的就学、就业、实习讯息。”在蒋成圃看来,这也是目前两岸关系进入冰点期,岛内刻意“去中国化”背景之下,民间开展两岸青年间交流最有效的方式,“如果未来10个台湾青年中有一半的人来过大陆,两岸间的民心相通,就是水到渠成的事。”蒋成圃憧憬道。

记者:修菁

编辑:魏芯蕊

本文源自头条号:人民政协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