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知名统派学者潘朝阳教授点评“台独”分子:史明李登辉是首恶 苏贞昌爷爷是汉奸

来源:台海网

潘朝阳

李登辉视蔡英文为“干女儿”

蔡英文看望史明

陈水扁与苏贞昌

“台独教育”操盘手杜正胜

日前,香港《大公报》报道,大陆有关方面正在研究制定“台独”顽固分子清单,将终身追责。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对此回应,会依法严惩少数“台独”顽固分子及其金主等主要支持者。

如何拟定“台独”顽固分子清单,成为近段时间成为两岸热门话题。岛内知名统派史地学者、长期公开反对“台独课纲”的台湾师范大学国际与侨教学院前院长潘朝阳教授,昨日接受海峡导报记者采访时,从“台独”历史发展的角度发表了他的看法。

A“苏贞昌不只‘台独’,还是大汉奸的裔孙”

记者:您对大陆打算研究制定“台独”顽固分子清单有什么看法?

潘朝阳:“台独”势力是—个叛乱团体,它有结构性。我认为制定这份清单可从三个方面考虑。一是思想教育源头的建构者;二是从“政道层”而非“治道层”追究;三,抓大放小,缩小打击面,团结大多数。

记者:前不久,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苏贞昌恶贯满盈难逃历史审判》,《环球时报》也刊发《起底苏贞昌:改善两岸关系的绊脚石》,文中直指苏贞昌为顽固“台独”分子清单中的一员。您作为史地学者,怎么评价苏贞昌的“台独”行径?

潘朝阳:今年新冠肺炎肆虐,苏贞昌是民进党当局带头诬衅、栽赃、攻击大陆的刽子手。他假借新冠疫情,阻挡两岸交流,破坏两岸情谊,煽动台湾民众仇视大陆,造成两岸民众对立情绪更加严重。苏贞昌没有在“美丽岛事件”中坐牢,他只是辩护律师团成员,后来靠着一路投机钻营登上“行政院长”大位(两次),再利用手中权力明目张胆搞起“台独政策”,今年新冠疫情期间异常嚣张狂妄。

苏贞昌不是“台独理念”创作者,他没那个本事,但他却是台湾大汉奸的裔孙。他的祖父苏云英和祖叔父苏云梯,日据时代在台湾高屏区设计欺诳抗日英雄林少猫,使林少猫被日军围攻而全家皆死,苏氏兄弟从此获得日寇恩赏,飞黄腾达、荣华富贵,大汉奸的之特权享用不尽。苏贞昌骨子里就是汉奸的血髓,媚谀日寇讨好美帝,仇中恨中,根本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依此而言,苏贞昌确是“台独首恶”之一。

B“李登辉和史明是首恶中的首恶”

记者:很多大陆民众认为,李登辉是全面推动“台独”的始作俑者,岛内绿营支持者也称之为“台独教父”。您怎么评论?

潘朝阳:从“思想教育”这个源头有战略性、有计划性地推行“台独”运动的始作俑者,确实是今年才病亡的李登辉。此人是彻底的日本“皇民”,骨子里—直认定自己是生长在台湾的日本人,名字叫“岩里正男”,多次公开鼓吹“钓鱼岛是日本领土”。他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内,骗得蒋经国喜欢,最后取得台湾地区领导人大位,之后全方位推动“台独”。

李登辉不是“台独”思想创立者,而是用“政治策略”建立“台独”意识形态。在李登辉前面,已经有两本“台独史”作为“指南”,—本是王育德所谓的“台湾:苦闷的历史”,另一本是史明(本名施朝晖)的所谓“台湾人四百年史”。两书以后者影响为大,但两书皆鼓吹“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认同歌颂日本殖民台湾,认为日本给台湾带来现代文明。王育德死于日本,而史明由李登辉迎回台湾,尊奉为所谓“国师”。“台独”幽灵就是从史明的书里吸取血髓而发展到今天。

史明和李登辉分别是“台独思想”和“台独政策”的规划者,两人近三十年来一直搞“台独”分裂活动,出卖中国利益。所以我认为,他们两人是“台独首恶中的首恶”,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就由历史去惩罚他们的罪责吧!

C“扁蔡从课纲入手培养‘台独’青年”

记者:关于陈水扁和蔡英文推行“台独”的动作,您是怎样的一种看法?

潘朝阳:走过必留痕迹!陈水扁“台独”言行有很多。比如,他曾叫嚣“一边一国”,推动“入联公投”,还说自己是“美国军政府”派任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再者,他任内大搞“台独史”教育,实施“台独课纲”。

至于蔡英文,众所周知,她是李登辉“两国论”的起草人。李登辉视蔡英文为“干女儿”,曾在大型造势集会中把蔡英文拥抱入怀。台湾还有一种说法称,蔡英文视李登辉为“精神导师”。

“台独课纲”是台湾青年现在越来越偏“独”的一个恶源,陈水扁难脱其责。马英九第二任末期,曾找—批“反独”的统派学者对“台独课纲”进行微调,像历史科目就由王晓波教授担任召集人,我本人也是“课纲微调小组”成员之一。这就是后来出现的“微调课纲”。可是,国民党失去政权后,蔡英文一上台,就悍然否定“微调课纲”,并让“深绿”的潘文忠担任“教育部长”,以政大历史系副教授金仕起为新课纲设计主持人。蔡英文这个“台独课纲”,甚至把《中国史》《中国地理》都完全取消,而以《东亚史》《世界地理》取代,这是李、陈“台独教育”最高级进阶版。依此发展下去,要非常警惕蔡英文任内正式推“法理台独”。

无论是李登辉、陈水扁还是蔡英文,他们都是“政治台独”和“文化教育台独”双管齐下。他们还设立专门的“台独”干部与人才培训学校,比如李有“李登辉学校”、陈有“凯达格兰学校”、蔡有“小英之友会”,没有停歇,不断以“亲美媚日仇中恨中”的意识形态培养“台独”青年,甚至还亲自授课。

D“杜正胜是‘台独教育’操盘手”

记者:您刚才提到“台独教育”,特别是中学阶段历史地理科目的“台独化”过程,陈水扁任内的“教育部长”杜正胜经常会被提起。您觉得他扮演了怎样推波助澜的角色?

潘朝阳:李登辉的“台独路线”规划和推动,是在“台湾民族主义”指导下进行的,大肆贩售所谓“台湾本土中心论”,由此而将“中国的大陆与台湾”改变为“中国的大陆与台湾的台湾”。

李登辉于是找到历史学者杜正胜,让其依据所谓“台湾本土中心论”设计台湾初中生的一种新课程。这本教科书命名为《认识台湾》,此课本根据杜氏杜撰出来的所谓“同心圆史观”,以台湾为中心来讲台湾史地和台湾社会,正式将台湾从中国的史地与社会切割截断,这就是“教育台独”的起步。

到陈水扁时代,高中教育顺此而将台湾史与中国史分断。原本高中教育是称《本国史》,其中有—些章节是讲台湾史;换言之,台湾是中国的—部分。但从李登辉的《认识台湾》再到陈水扁的《台湾史》,“教育台独”从初期工程进阶到二级工程,陈水扁任内的“教育部长”就是杜正胜。

在杜正胜规划下,《认识台湾》、《台湾史》乃至《台湾地理》,全都以“台独”为中心思想;从此,大陆的史地不再是《本国史地》,而是中国的史地,即“外国”的史地。正是在这种“台独教育”下,现在相当一部份台湾青年否认自己是中国人。所以,绿营有人把杜正胜称为“台独教育总工程师”,也是“台独教育”的操盘手。

导报记者吴生林

本文源自头条号:台海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