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猛追!半导体年投入近千亿超欧日总和,谁是耽误中国芯元凶?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必删

  文 | 华商韬略 吴苏

  半导体风口之下,中国在这方面的投入逐年攀升,2014年相关资本开支只有15亿美元,到2018年,已经飙涨到110亿美元。

  11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简单来说,超过了欧洲与日本企业在半导体行业的投入总和。

  更关键的是,不要以为中国半导体近些年才开始发力,其实,早在1950年代,国家就发出号召,集结科学家“组团”攻坚。

  1956年,在最高层的关心下,教育部集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300人团队,由物理学家黄昆、谢希德领衔,在北大开设半导体专门化培训班。

  这个培训班,目的是为中国半导体事业培养“种子选手”。回过头来看,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目的基本实现,后来中芯国际董事长王阳元、华晶集团总工程师许居衍、电子工业部总工程师俞忠钰等都从这里起步。

  期间,中国独立提炼的锗晶体、自主研制的集成电路相继问世,和日本几乎同步,领先韩国差不多十年,即使与美国相比,差距也只有5至7年。

  除了北大半导体培训班,黄昆、谢希德还联手编写《半导体物理学》,为培养专业人才提供指导性著作,惠及更多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必删

  产研结合,人才加码,如果按照这个“节奏”持续发展,中国半导体事业将不断提升,有可能并肩美国。遗憾的是,中国社会发生变化,半导体产业被迫“暂停”,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慢慢恢复。

  当中国再次向半导体行业进击,却发现自己已经落后二三十年。1977年,全国有600多家半导体生产工厂,一年集成电路总量只相当于日本一家大型工厂产量的十分之一。

  对此,邓公痛心疾呼:“你们一定要把大规模集成电路搞上去,一年,行吗?”

  为了达到目标,全国半导体工厂,纷纷放弃自主研发,引进国外生产线,加上531工程和908工程等国家项目的推动,引进设备风靡一时。然而,设备进来后,掌握真正高端的技术,形成高效的管理机制,始终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这种短板,日积月累,至今都没有得到根本性改观。以国内最受瞩目的中芯国际为例,目前,其芯片制程只有14nm,全世界热捧的5nm先进制程工艺迟迟没有拿下。

  如何改变这种局面?几乎每个人都会想到要加大投入。问题是,有些人为国攻坚,同时也有不少人打着科研乃至“报国”的旗号疯狂骗钱。

  其中,美国海归博士陈进是个典型例子。2001年,他组建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仅用16个月,就宣布“汉芯1号”研制成功,称采用0.18微米先进工艺,集成250万个元件,具有32位运算处理内核,每秒运算能力高达2亿次。

  如此惊艳的技术水准,不说国内,就是国外也少有对手,超越同期的美国巨头英特尔不在话下。尤其是,在发布会上,通过包括多名院士在内的专家组鉴定,“汉芯1号”被认为“属于国内首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一时之间,陈进名利双收,数年时间累计骗取研发经费达11亿元。到2006年,一篇网络文章戳破真相,很快科技部、教育部会同上海市政府成立专项调查组,结论是“汉芯1号”造假基本属实。

  陈进是怎么做出“笑傲全球”的芯片的?原来,他让在美国的弟弟买来10颗芯片,又找到一家建筑装饰公司,让他们打磨掉芯片上摩托罗拉的logo,改成自己的logo。

  陈进之外,富商李雪艳连芯片都懒得打磨,直接走盘活项目揽财的“路线”。

  李雪艳拉上同样没有半导体从业经历的曹山,借助“半导体热”,打动了武汉市招商局。

  2017年,双方合资成立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计划总投资1280亿元,李雪艳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撑到国家半导体产业大基金以及股权基金注资,便万事大吉。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必删

  他们没有出一分钱,靠其它合作伙伴闪转腾挪,项目顺利动工。

  万万没想到,资金需求太大,仅仅是工程款就吃不消,2019年,因拖欠4100万元工程款,弘芯半导体被告上法庭,二期价值7530万元的300多亩土地也被查封。

  今年1月,因资金困境,弘芯半导体引进的国内唯一一台生产7nm芯片的ASML光刻机被抵押出去,换取5.8亿元贷款。

  项目进退两难,但据《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披露,截至2019年年底,弘芯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换句话说,李雪艳等人几乎零投入,却撬动了153亿元巨额资金。

  看起来不可思议,类似“闹剧”却此起彼伏。比如,号称总投资450亿的南京德科码半导体,大股东空手套白狼,建厂房、买设备的资金基本来自地方政府,今年7月宣告破产,厂区杂草丛生,而成都格芯计划投资100亿美元,厂房建好,从新加坡引进的二手设备也到位了,却没有生产出一颗芯片,就成为弃子,全面停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必删

  如果说,中国半导体早期的发展,受社会和政策的影响更多,那么,近二十年,骗子层出不穷,似乎成了“主要矛盾”。

  在这样的形势下,地方政府和相关参与者都必须提高警惕,同时要耐心坐“冷板凳”,把更多资金、资源用于技术研发。毕竟,这不只事关某地某人,更事关国运博弈。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源自头条号:华商韬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