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半导体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

中国在上世纪5、6十年代半导体的发展与国际上欧美等发达国家是处在同一起跑线的,到现在我们在半导体的制造上与美、日发达国家差距非常大!按照代差的话,相差3代吧!

为什么起步相同,但我们的发展这么滞后呢?中国在半导体事业上投资并不吝啬,相反,还非常重视,每一次都是大手笔投资!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在半导体投入虽少,但当时中国有着最热血的科学家,他们不追求名利,只为复兴这个民族,在资源最匮乏的年代,他们有着最真诚,最坚定的信念,硬生生的在这片充满苦难的土地建立起中国的工业、科技基础!

但在十年动乱中,我们许多科学家,技术人才都被动乱波及,中国刚刚起步的工业基础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让我们的科技发展止步十多年,到改革开放时,我们在许多科技项目上,已经严重落后了!

在8、9十年代,中国刚改革开放,中国还比较贫穷落后,于是我们把大多资源放在民生与招商引资上,只有一些主要的项目上马。等中国的外汇资金宽裕的时候,欧美又在半导体行业的给中国设置了许多壁垒,工业母机,高精密机床,各种先进的技术都对我们进行封锁,让我们的半导体发展十分缓慢!

本世纪初,国家对半导体行业已非常关注,加大投资,重金吸引海外人才的同时,也更注重本土人才的培养。但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人凭借着海归的身份,打着“报国”的幌子疯狂的骗钱!

2001年,美国回来的博士陈进组建了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只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宣称开发出了“汉芯一号”芯片,而且还联合专家与院士,在鉴定后宣布,这是国内首创,芯片的性能在全球来说都是十分领先的!

最后,经调查才发现,陈进的所谓“汉芯一号”只是从美国买回来的芯片,他只是把芯片然来的Logo打磨去了,印上自己的Logo!就是这个简单的操作,让我们损失大量金钱和时间,还让我们的半导体行业成了当时的国际笑柄!

近年来,欧美等国总是用芯片卡我们的脖子,国家也越是重视芯片的发展,各地对芯片项目的投资总是千亿级别的投入。

2017年,作为半导体门外汉的富商李雪艳与曹山设立空壳公司,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8亿元。光量蓝图科技与武汉市招商局合资,成立了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总投资1280亿元,公司场地建设到2018年时就纠纷不断,欠工人的4千多万元工程款,欠农商银行的贷款。弘芯缺少资金只好用一台ASML光刻机抵押给银行,贷款5.8亿人民币,项目处于停顿中!为什么总投资1280亿的项目,在刚开启的阶段就欠缺资金,账目纠纷这么多呢?

成都格芯。2017年全球第二大晶圆制造厂商格罗方德,在成都正式启动建设12英寸晶圆制造基地,总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公司厂房建设完成,从新加坡购买的二手设备也到位了,但格芯半导体还没生产一颗芯片,公司就陷入停摆状态中。成立不到一年,2019年5月17日格芯半导体宣布关闭。庞大的厂房杂草纵生,这让业界人士称成都格芯厂房为业界最大的一具工厂“尸体”。格芯正在等候下家的接盘!

南京德科玛半导体厂房

南京德科码半导体成立之时也轰动中国,填补了我国在ClS“接触式图像传感器”方面的空白,号称总投资450亿元!2016年6月成立的德科码半导体在两年后的2018年就陷入停产状态,直到今年7月份宣布破产。停产时,德科码法定代表人李睿为变卖财产也没能挽救德科码半导体!

科技永远是第一生产力,科技的发展离不开半导体,以前是石油决定一个国家的国运,现在是哪个国家掌握了最先进的芯片设计、生产、应用那就掌握了全球的命脉!这是一场关于国运的争夺,决定了未民族的生存与发展!

我国的半导体事业为什么会如此曲折多难呢?中国的“芯脏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我们的“芯脏”什么时候才能不依靠外国人的“芯脏支架”就能蓬勃跳动!

本文源自头条号:盛世唐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