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与华为“离婚”的荣耀,能否登上鸿蒙OS的大船?

作者 / 速途网 何煦

随着2020年接近尾声,鸿蒙OS手机的面世也越来越近,然而刚刚与华为“离婚”的荣耀,能否再度享受到鸿蒙的加持,却似乎不那么明朗。

近日,华为宣布鸿蒙OS2.0(HarmonyOS)手机开发者Beta活动将于本月16日举行,届时将正式发布鸿蒙OS 2.0手机开发者Beta计划,同时公开更多手机鸿蒙OS的关键特性,并提供相应的开发工具。

早在今年9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就曾透露12 月份将会发布鸿蒙手机版本,提供相关SDK、文档、工具和模拟器。速途网预计,随着鸿蒙OS手机版本开始测试,意味着最快明年上半年,我们便可以看到搭载鸿蒙OS的的华为智能手机。

鸿蒙OS 2.0的到来,是否意味着华为手机开始全面的转向鸿蒙阵营,而刚刚“分家”的荣耀又能否得到新系统的加持,决定了两个智能手机品牌的未来走势。

鸿蒙、安卓互相渗透,完全取代为时尚早

对于华为来说,鸿蒙OS的诞生,既是规划已久,也有几分不得已为之。

鸿蒙OS作为华为主导开发的微内核分布式系统,能够将生活场景中的各类终端进行能力整合,形成一个“超级虚拟终端”。而鸿蒙OS作为连接手机以及生态中所有智能硬件的纽带,可以通过鸿蒙OS中任意一个设备(不一定是手机)作为入口,以调用整个生态中的资源。

图片来源:华为中国官方微博

可以说鸿蒙OS的最初构想,与现在的IoT生态极为类似,但在随着华为在近年来软硬件领域遭遇的诸多封锁,鸿蒙OS 2.0所要承担的使命,从最初防守的盾,开始转化为劈开封锁的剑。

2019年,谷歌宣布华为智能手机硬件,将无法使用GMS(Google Mobile Service,谷歌移动服务),意味着华为将无法使用谷歌核心App以及必须基于GMS运行的第三方App。为此,华为发布了HMS用以在华为手机中替代GMS,同时也让华为意识到“在别人的地基盖房子”存在太多不确定性,所以在鸿蒙OS 2.0的发布过程中,华为在底层架构方面进行了替换,使其无限趋近于完整的操作系统。

由于GMS并非安卓开源项目(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 即AOSP)的一部分,这代表华为虽然不能在手机中安卓GMS,但可以通过AOSP运行目前在安卓生态中的App。有业内人士解析鸿蒙代码后,发现HarmonyOS Framework上还会加上一层Android Framework的兼容层,主要用于和Android组件进行适配、交互。

初出茅庐的HMS凭着数万个App的生态规模,短期内显然不能与百万量级的GMS生态抗衡。应用生态体量上的差异,是华为不得不通过兼容安卓App的方式补全软件生态。而代价在于,虽然华为想要将鸿蒙OS打造成为自有竞争力,但同时必须遵守AOSP相关协议,又不得不走开源路线。

因此,在速途网看来,鸿蒙OS与安卓生态在华为手机中,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应该保持着渗透、融合的趋势,即鸿蒙进一步在底层进行替换,并尽可能融合现有安卓开源生态。但想要让鸿蒙OS“完全取代”安卓,对于华为来说,软件生态建设问题显然任重道远。

供应链分家,系统仍可能藕断丝连

如果说华为用上鸿蒙OS有几分迫不得已,而在上个月刚刚宣布从华为剥离的荣耀能否用上鸿蒙OS,则似乎存在一些变数。倘若没有使用鸿蒙OS,则意味着荣耀将更加独立,但缺乏华为品牌和技术的双重赋能,其发展过程将迎来更大的压力。

在速途网看来,“用与不用”的问题,其根源在于荣耀是否还在华为的体系内。

在11月17日的公告中,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其中出自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联合发起了本次收购,华为方面将其称之为“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

这意味着,未来荣耀很可能在产业链方面,与华为划清界限,例如放弃采用麒麟处理器,采用更多来自海外产业链的元件等。这样可以规避美国对华为技术方面封锁带来的不利影响,不仅可以减轻华为在芯片供给上的压力,还可以使荣耀正常清理供应链中剩余的美国元件库存。而在新的供应商选择方面,据了解,目前高通、三星、联发科都已在公开场合表示正在与荣耀进行相关接触,未来荣耀或将推出多条非麒麟处理器的手机产品。

所以,对于华为来说,剥离荣耀是一场主动式的自救,通过断尾以求生路。而任正非在在荣耀告别会上也强调:荣耀与华为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因此,荣耀看似将放弃鸿蒙OS,而沿用安卓生态似乎有迹可循。

倘若荣耀在软件生态方面与华为分家,很可能需要如同“氢OS”之于一加那般自主开发手机UI。但无论是软件服务生态、还是智能硬件生态,都是无法“速成”的,而一加也在多年“独立”之后,面对小厂商发展互联网服务的乏力,在浏览器、应用商店、游戏中心等功能上都可以看到“欢太科技”的(OPPO成立的互联网服务平台)影子,以期接入更为健全的互联网服务。

图片来源:天眼查公开数据

然而,近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申请“荣耀花粉”、“荣耀花币”商标,申请日为11月6日,国际分类涉及教育娱乐、通讯服务等。这或许意味着,华为与荣耀可能并非真正的毫无瓜葛,而有可能继续沿用华为的技术体系。如果沿用的体系,荣耀依然很有可能作为华为1+8+N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时,在此前的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也曾提到“未来鸿蒙OS 2.0将要在华为和荣耀手机上实现90%的装机率”。也就是说,未来新荣耀与华为的关系,可能在硬件形态上相对独立,但是在软件方面依旧保持着相对紧密的联系。

作为曾经华为旗下主打中低端机型的面向年轻用户的品牌,荣耀独立之后虽然在供应链方面与华为有所区隔,但在最终手机产品上,可能依旧采用鸿蒙OS,通过原先的性价比定位,成为鸿蒙OS推广的桥头堡。

对于荣耀来说,曾经背靠华为的顺风顺水,却因为“分家”让其未来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究竟是选择软件上的藕断丝连?还是独立自主发展系统的荆棘之路?随着荣耀独立后首款新机的到来,一切的疑云将会被吹散。

本文源自头条号:速途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