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已成为特朗普及美国军工集团的提款机

直新闻:美国务院于当地时间12月7日批准售台价值约2.8亿美元的军事通信设备。您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特朗普政府最后为数不多的时间里,还是继续敲诈台湾,向台湾售卖军火,将台湾牌用到了极致。这件事情有几个点值得我们去关注:第一点,就是特朗普政府到下个月将结束,在为数不多的白宫的日子中,特朗普将中美关系几乎所有的议题都用到了极致,其中不乏特朗普报复中国的心态,同时也将可能在第二任期打出的牌一股脑都用尽了。这样做,也是给即将上任的拜登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中美关系制造混乱局面。

第二,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他在上任的时候,对“美国优先”的定义就是雇美国人买美国货,而军火是美国的拳头产品,特朗普为出售美国的军火,可以说,不遗余力,最大可能地满足客户的需要,更满足美国军火集团的利益诉求。

第三,此次对台军售主要是野战信息通讯系统,有岛内的网友就质疑说,难道台军买这种系统用来打陆战吗?特朗普任内对台军售11次,而今年年内已经有六次。蔡英文当局在4年时间里面从美国购买军火超过180亿美元,可以说创历史记录。特朗普没有第二个任期,所以在所剩无几的时间中,紧锣密鼓地对台军售,明年还有几十亿美元的军火合同。可以说,台湾已经成为特朗普以及美国军工集团重要的提款机。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美国能从台湾当局持续地薅羊毛,售台武器可以坐地起价,大赚一笔。美国对台军售严重违反了中美关系的基本原则,尤其是“817公报”,对台军售成为美国制衡中国大陆同时从台湾捞取经济利益的筹码。然而,从美国购买武器没有提升台湾的安全感,而是恶化了两岸关系。

对于台湾来说,台湾的安全不是靠美国的武器,而是两岸关系的平稳、回到和承认九二共识,才能真正维护台海的安全。在中美战略竞争的框架之下,台湾买的武器越多,就越不安全,只能沦为美国制衡中国大陆的马前卒,可以说,台湾当局花高价买武器只能是买个安慰,自欺欺人,台湾当局花钱买不来平安,而是将自己置于险地。


劳埃德·奥斯汀

直新闻:拜登将提名劳埃德·奥斯汀为国防部长,这位四星将军曾担任中央司令部的司令,这一提名是不是意味着拜登的重心在中东?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劳埃德·奥斯汀将军是在马蒂斯之后,又一位退役将军被提名为国防部长的人,与马蒂斯一样,奥斯汀也在伊拉克战场待过,也就是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与拜登有了比较大的交集,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奥斯汀进入了拜登的视野。而拜登胜选之后,他的核心的内阁成员主要来自于他担任副总统期间接触的人或者亲密的盟友。

奥斯汀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是他如果提名通过,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国防部长。拜登也致力于打造一个跨越肤色、性别的多元的执政团队,但是奥斯汀在中东服役过程并不是美国在中东的高光时刻,虽然拜登对奥斯汀极力褒奖,但是不能掩盖的是,奥巴马政府从中东撤军进行战略调整并不成功。美国在应对叙利亚危机时也是遭受挫折,奥斯汀作为一线的将领,也要承担一些责任,在提名的听证会上也可能会受到格外关注。

奥斯汀的军事履历并非完美,另外,作为一名军人,奥斯汀与马蒂斯一样,面临着重要的转折或者转型,就是从军人思维,或者士兵的视野向国防部长的思维转变,从对战斗的研究转向美国全球军事部署的转变,马蒂斯被认为是一名战略家,但是现在来看,一些专家认为,马蒂斯没有完成从士兵向战略家的转型。那奥斯汀能不能超越马蒂斯?这也是一个问题。

作为防长,重要的职能是贯彻落实总统的战略部署,奥斯汀对于中东事务应该是比较熟悉的,但是美国在最近10年来整体的战略调整是从中东撤出,因此有专家质疑奥斯汀对于未来美国战略最重要的地区,也就是所谓的印太地区的情况并不熟悉,这也是奥斯汀在履历和视野上的盲区。

曾经长期担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的麦凯恩透露说,他对于奥斯汀的洞察力和才能是比较失望的。可以预料在参议院进行听证的时候,奥斯汀将会面临各种各样的质疑,当然,拜登对奥斯汀的支持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无需怀疑,拜登提名奥斯汀并不意味着美国战略方向的调整,即便奥斯汀担任国防部长,美国从中东转移的方向不会改变。

作为国防部长奥斯汀面对的不只是战场或者战斗,而是认清、界定与回应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当前美国面临的威胁,不只是来自传统的军事领域,也包括新冠疫情这样的大流行病。

本文源自头条号:直新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