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都不好惹,59年印军伏击我国科考队:结果印军遭惨痛教训

10月21日是印度警察纪念日,在1959年的10月21日爆发的一次冲突,才让印度有了这个警察纪念日。在1959年9月以来,印军就不断在班公湖地区的羌臣摩、羌巴玛、俄夷、斯潘古尔进行渗透。其中在1959年7月28日,7名印军在班公湖地区普尔楚那附近的赤却坚山伏击我科考队,结果印军惨败,7名印军除1人仓皇逃跑外,6人被捕获。为首者是曲尼·拉尔中尉排长兼教官。

在1959年9月23日,印军10多名步兵和1辆装甲车与我第101测量队在班公湖附近莫尔多相遇事件等等。10月8日,印军8人乘坐2辆吉普车在莫尔多通道鸣枪事件等等。

到1959年9月中旬,印军正、副司令官S·P·迪亚吉和K·辛格带领100多名印度中央后备警察部队,进入错格斯查鲁、基阿姆温泉建立哨所,企图进入萨莫尔设立据点。 在10月20日,这支印度武装警察部队,兵分三路,从空喀山口附近之西隆格巴尔马河以西山沟开始进行渗透。

当时印度先头小组,直接遇到了我们一个3人巡逻小组,随后双方爆发冲突,我巡逻小组将一组印度3人武装侦察小组缴械。随后,我方立刻在附近的胜利山,一个独立小山头设立了伏击力量,部署了1个6人巡逻组在这里彻夜埋伏。

到10月21日上午,骑兵第6团等7人到前方侦察地形,就在这里与印度武装警察主力60多人遭遇。这个时候,印军看到这边人少,他们有绝对人数优势。开始不顾警告,向前前进,企图抢夺骑兵第6团带来的马匹,同时企图缴械。

到15点9分,印军打响第一枪,随后在15点19分打响第二枪,双方距离也从50米一直缩小到只有5米距离,看起来,印军是想抓人了。在15点27分副班长武国清站在岩石上要求印军后退,但是,印军开枪射击,导致副班长牺牲。此时战斗一下子就爆发了。

印军不知道,我方在旁边山头上连夜还埋伏了6个人伏击小组,13人(实际是12人,副班长已经牺牲)对60多人,经过激战,印军死亡9人,负伤3人,副司令辛格中尉等7人被俘,我方牺牲一人,就是一开始牺牲的武国清副班长。这就是,1959年空喀山口事件。

这是在前沿地区,双方第一次真正交火,也是1962年反击战的伏笔。从这个战斗当中,非常鲜明的体现了,双方的差距。印度喜欢一点一点推进,但是缺乏战术,就是靠人多,交火的时候也都集中在正面。而我方虽然人少,真正战斗的只有12人,是印军数量的五分之一。

但是却分出了伏击组和右翼迂回小组,还有正面阻击小组。结果人少打败人多,在5米距离近战,一开枪命中率也超过对方。对方60多把枪,打了半天无一命中,我们却打中对方12人,几乎每一个人都取得了命中成绩,最后还俘虏7人。

本文源自头条号:深度工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