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芯片危机”,最难不是光刻机,任正非早已预见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这意味着在未获得美国商务部许可的情况下,美国企业将无法向华为供应产品。

实体清单事件对华为供应链打击巨大,华为营收中约有60%与芯片有较强的关联性,主要集中在企业服务和消费者业务方面,比如在消费者业务上,华为的PC将无法使用微软的Windows系统和英特尔的CPU,华为手机也将无法使用谷歌的安卓系统(GMS)和高通的芯片。

华为对于这一禁令带来的影响并非毫无准备,华为已经进行了一轮密集储备,拜台积电赶工所赐,华为已成功备妥1年以上的5G基地台晶片库存。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表示,对包括基站在内的ToB业务准备比较充分。

然而库存总归有消耗完的一天,10月23日,华为发布2020年三季度经营业绩,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7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净利润率8.0%。华为称,2020年前三季度业务经营结果基本符合预期。

而在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108亿元,同比增长24.4%;净利润率8.7%。从数据来看,华为目前的营收明显放缓。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没有公布智能手机发货量的数据。Counterpoint Research指出,华为在4月份达到21%的全球市场份额之后,8月份下降到了16%,三星市场份额则上升至22%。要知道,在去年的第三季度,智能手机的发货量超过了1.85亿台,增长了26%。这也意味着华为目前遭遇的“芯片危机”,已经对华为产生了影响。

华为遭遇如今的“芯片危机”,真的是因为光刻机吗?在这点上,华为任正非早已预见,在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一篇任正非题,访问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学校与部分科学家、学生代表座谈时的发言稿。文章标题为《向上捅破天,向下扎到根》。

在文章中,任正非表示表示我国的基础工业还是不强的,小小一滴胶(光刻胶),就制约一个国家的故事,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是分子工程,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而这几千种胶、研磨剂、特种气体……,都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我国现在还基本达不到,很多种技术一年的需求量只有几千万美元、几百万美元甚至更少,试看泡沫经济下有几个公司肯干这种事。

简单来说,对于中国而言,最难的并非是光刻机,而是基础工业不够扎实,无法构建完善成熟的芯片产业链。

任正非认为,解决这一困境的方法,就是培养大量的人才,去提升中国的基础工业水平,促进中国基础工业的发展。

任正非从去年开始,就提出来天才少年计划,华为将会在未来全球范围招聘20-30名天才少年,2020年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从而激活我们的队伍。

除此之外,华为去年也提出来创新2.0,创新2.0是基于对未来智能社会的假设和愿景,打破制约ICT发展的理论和基础技术瓶颈,是实现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明的创新,是实现发明和创造的创新。而大学是理论和基础技术创新重要贡献者” 华为会采取“自建实验室、大学合作、资本运作“等多种方式实现创新2.0,把工业界问题、学术界的思想、风险资本的信念,整合起来,共同创新,共享成果。可以说,如今的华为正在大力投资基础研究,希望在底层技术理论上实现突破,从而打破现在的全球技术标准,构建全新的技术标准。

而中国也看到了21.6万人的芯片人才缺口,南京江北新区联合国内企业、高校共同成立的南京集成电路大学举行了揭牌仪式,这也是国内首个集成电路大学。前不久国务院也将集成电路设为一级学科,同时期发布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这意味着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和人才培养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南京集成电路大学的学生也并非通过高考形式录取,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渠道,包括:高校已具备基本专业知识的学生、跨学科的有志于从事集成电路相关工作的学生以及企业招聘的尚在培养期的初级职员。南京集成电路大学将直接为华为、中芯国际等芯片企业输送人才。

从古至今,人才都是决定国家发展的重要资源。尤其是当今世界,以经济为基础、科技为先导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这种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资源的竞争,谁能把人才优势转化为知识优势、科技优势、产业优势,谁就能够赢得竞争的主动权。

正如任正非所说:

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我们的年轻人又如此活跃,我们的国家一定充满希望。同学们快快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你们今天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本文源自头条号:微回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