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班公湖:印军挑衅,官兵强烈请示开火,上级反复安抚

作者:风千里

“IfChinahadn’tbeenpreemptedandthePLAmanagedtooccupytheheights,theresultingsituationwouldnotonlyhavebeenbadforIndiastrategically,butalsoadversetacticallyforthetroopsontheground.”

“如果中方未被驱离,而解放军设法成功占据(班公湖南岸附近)高地,那么由此产生的后果不仅在战略上于印度不利,也会对印军地面的战术安排不利。”

——中印8月29-31日再次发生对峙时,印度报纸《Swarajya》悲观地评论

2020年8月29日-31日,班公湖一带对峙形势

翻开此次事件发生地的地图,结合8月29-31日对峙事件的前后,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印军是如何越界的。可以合理推测,这支印度边防部队的推进目标,应该是热钦山谷以北的曼冬湖(也被称为斯潘古尔湖)。该湖位于班公湖东南方向,是个面积约61平方公里的咸水湖,该湖全部位于我方境内,但在印度方面的地图里,曼冬湖却有一半是被划在印度境内。同样,印方还野蛮地在他们的地图上,将班公湖的三分之二划在印度一侧。

自1962年中印战争后,特别是2016年中印在班公湖南岸发生冲突以来,中方已经死死控制了班公湖南岸到曼冬湖一线,以往印军经常能够轻松越界深入我境内很远才会遇到阻碍,而这次,中方已在实控线附近设立临时哨所,安营扎寨,随时应对可能的入侵。印军的这种碰瓷行为,已经掀不起任何风浪,一面是印度国内深受疫情影响而导致经济持续低迷,一面是对外四处军事碰瓷,捞不到什么实惠,印度国内甚至开始弥漫起一股失落和悲观的情绪。

从热钦山谷遥望曼冬湖

此次事件,印军的非法越界行为被有效遏制。除了有赖于几个月来边防官兵日以继夜的坚守和面对敌人毫不畏惧的勇气,更得益于我军的前辈英烈曾经在此地的浴血奋战。正是在前人努力和流血的基础上,今日风光旖旎的曼冬湖与班公湖以东超过三分之二的地方,才能被牢牢地控制在我们手中。

2016年,印军在班公湖畔挑衅,被我军边防官兵徒手击退,不少印度士兵领教了我军的拳脚功夫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印度尼赫鲁当局对中印边界地区奉行前进政策,在军事上加紧非法侵占。中印边界东段、中段和西段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毗邻西段边境的阿里地区更是印度进军的重点地区。进入1962年七八月间,印军先是侵入加勒万河谷,并构筑工事企图长期盘踞,又切断了我方哨所与后方的交通道路。其后,印军又开始在班公湖一带实施袭扰,8月23日,印度派出两艘汽艇侵入班公湖中方一侧进行侦察骚扰,并向岸上我边防部队的哨所开枪。

次日,印军第114旅廓尔喀第1营派一个排的兵力从班公湖南岸向我边防的阿里9号哨所逼近,并抢占哨所南山坡制高点。不久,陆续增援而来的印军在距离我方哨所仅仅300米的地方修筑工事并搭建帐篷,对阿里9号哨所形成合围之势。8月26日,印军又在北侧山顶设置观察哨,印军汽艇也从湖面逼近阿里9号哨所挑衅。

1962年从楚舒勒出发,非法侵入班公湖中方一侧的印军廓尔喀第1营官兵

在班公湖北岸构筑地堡工事的印度廓尔喀第1营官兵

在当时,我军在班公湖一带的军事力量尚比较薄弱,面对印度的大举入侵和挑衅,还无力做到像今天这样将敌人硬碰硬地顶回去。在这种不利情况下,我军开始了艰苦的反蚕食斗争:先是在阿里9号哨所的北侧增设哨卡以支援被孤立的哨兵。在天文点一带的印军哨所之间增设哨卡,以切断印度哨兵之间的交通联系。在被印军侵占的加勒万河谷,派精干的侦察力量摸清印军布防情况,然后突击在附近交通要点设立哨卡。经过这一系列反蚕食举措,我方的军事力量又将印军很多据点包围,并切断相互间的联络通道,原本气焰嚣张的印军反而处在被动之势。

中印之战前,赴前线视察的康西瓦指挥部领导

在反蚕食斗争时期,为了避免擦枪走火引发局势恶化,我方官兵在不断增设哨卡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最大克制,就算印军主动开火挑衅,我军也想方设法予以回避。这给前线官兵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很多时候,面对印军士兵的肆意挑衅和羞辱,哨所的官兵经常难掩愤怒,不断向上级请示开火,对此,从新疆军区,康西瓦指挥部,再到阿里防区的上级领导,只好不厌其烦地作基层官兵的安抚工作。

战前在楚舒勒进行通讯训练的廓尔喀通信兵

到当年的9月末,印军已经侵入西段达3000余平方公里,在班公湖一带更是修建多座哨卡和防御工事,其间还屡次出动汽艇和直升机拦截袭击我方的巡逻和后勤分队。边界事态已经恶化到无法依靠非战争途径来解决的地步,终于在1962年10月18日,中印边界战争全面爆发,我军开始从东段和西段全线反击。

在中印边界西段的高原山区,新疆军区和康西瓦前指的任务是拔点作战。10月18日凌晨,步兵第4师11团官兵在炮火掩护下,一举拿下战略位置重要的红山头,并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逐步肃清了天文点防区内的全部印军据点,印军第114旅14营伤亡惨重,我军在西段的反攻开始了。21日,几个月来在班公湖畔饱受印军羞辱的前线官兵终于接到了拔点战斗的指令。

在西段的盘山公路上行进的印军士兵

在西段发起强攻的我军官兵

我军在班公湖一带的防御情况比较复杂,以湖中心为界,湖北岸为空喀山口防区(简称空防区),南岸为阿里防区,而入侵印军第114旅廓尔喀联队第1营分别在北岸和南岸设立了共5个哨卡,与对面我军步兵第2团各连哨所形成犬牙交错之势。拔点作战首先在空防区的西里扎普打响,这是班公湖北岸的一处小高地,面积约4000平方米,三面为草场环绕,印军早在当年7月就派廓尔喀联队第1营第4连侵占并驻守,在我方资料中被称为“空防区印军第16号据点”(简称“空印16号”),该据点濒临湖畔,可轻松控制湖畔和水上交通,还与南岸的印度据点相呼应,给我守军带来很大困扰。印军经营空印16号据点时,修筑了6处地堡,并挖掘了堑壕与交通壕,以及包括武器库的宿舍的地下室,整个工事体系完整,易守难攻。

国产53式82毫米迫击炮在班公湖拔点作战中扮演了火力支援的角色

面对空印16号上敌人比较完整的防御体系,空防区在没有机动作战部队的情况下,组织现有兵力进行突击拔点,步兵第2团第2连,步兵第11团工兵连第2排和第4师炮团第3连,连同新成立的水上中队共117人,组成拔点突击分队夺取空印16号据点,同时又从后方调来6门82毫米迫击炮和2挺高射机枪进行火力支援。在对空印16号据点进行先期侦察与情报分析后,突击分队决定趁夜色掩护完成对敌合围,破晓时分发起突袭,步兵第2连负责从西南方向强攻,炮团第3连在西北方向助攻,进攻发起后,水上中队的水路两用汽车与交通艇在湖面上担任警戒,以防印度汽艇来袭。

10月21日凌晨时,各突击分队已经进入阵位,8时30分,我军的82毫米迫击炮对空印16发起急速射击,在印度廓尔喀士兵们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军从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同时发起强攻,步兵第2连迅速冲入敌军阵地,在被敌地堡的交叉火力所阻,第2连连长和多名排长先后负伤,后来多名突击战士端着爆破筒冒着敌军火力冲入地堡死角,连续炸毁两座地堡,敌人的机枪火力才被遏制。

在西北侧助攻的炮兵3连也为地堡火力所阻,3连同样派几名战士用炸药包和爆破筒将地堡摧毁,随后蜂拥跳入敌军战壕,并与步兵2连会师。随后担任预备队的工兵连也加入战斗,印军被我军猛烈的攻势惊呆了,开始丢弃阵地夺路而逃,战斗在发起的不到50分钟就宣告结束,我军不仅拿下了空印16号据点,摧毁了印军第4连连部,还俘获1名少校连长,印军除了被击毙14人外,其余全部被俘。

今日班公湖风光

空印16号据点被拿下后,印军在班公湖北岸的防线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西里扎普附近的印军看到阵地丢失,军心开始动摇。突击分队在稍事休息后,趁势于21日下午1时左右开始对北岸其余据点展开攻势,到次日下午17时,先后拿下印军驻守的4400高地,空印29号和15号据点,班公湖北岸的印军被全数肃清,整个北岸战斗歼灭敌军88人。

两天时间,看到北岸印军迅速被歼,南岸的印军全被惊呆了,他们迅速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开始放弃阵地向尤拉方向逃窜,在印度逃离时,连帐篷和食品都未来得及收走,我军阿里防区的守卡分队循迹追击,在23日中午将这股印军歼灭。南岸的战事要轻松的多,我军仅以伤2人的代价,歼灭印军20名,至此,班公湖中方一侧的印军势力被我军全部肃清,我军在此地的阵线前推了十余公里,直达中印传统边界线,班公湖一带的国境线逐步稳固,直到今日。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感受更多“兵的味道”!】

本文源自头条号:兵说

标签